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變態的萬天樓

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變態的萬天樓

“什麼?”

萬天樓聽到背後的聲響,迅速轉身。

但見自己的幾個手下已經喪命在七絕鬼王手中,而原本已經踏入大陣的遊小七,也被它救到了身後。

“七絕!”

萬天樓臉色不變,只是語氣中帶着幾分冷意:“你想死是嗎?”

“死過一次的人,又何必在乎死第二次?”七絕鬼王淡淡的說道。

他的聲音變了。

原本萬天樓平靜的臉龐,多了幾分的驚疑。

因爲這個聲音。

他很熟悉。

“怎麼?幾年不見,不認識了?”七絕鬼王又是開口問道。

邊說着。

他的身形也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

只最後,不復那惡鬼形象,而是一個丰神俊朗的道士。

“司徒哲!”萬天樓瞳孔縮了縮,冷聲道:“想不到啊,我這個師弟留的後手還真是讓我意外。”

正是司徒哲。

當初在滄瀾雪山陣亡,但是以司徒哲的能力,顯然不會就此消散,而是化爲鬼一直在靜修,秦寧也知道此事,但一直未曾打擾,一直到萬天樓帶走小七之後,才讓老李去了一趟滄瀾雪山,將司徒哲請了出來。

司徒哲在十多年前之所以叛出玄門。

也是受了萬天樓的陷害。

只是按照他的性格,懶得解釋,而且也想一探這鬼相的虛實,查一查長生不老的祕密,所以纔會加入鬼相門。

而想請他出山。

自然也簡單。

他現在已經成了鬼,長生不老沒了興趣,而御神觀被鬼相搞的是亂七八糟,作爲大徒弟,他當然要出來算算賬。

這出來第一個找的就是七絕鬼王。

畢竟鬼冒充鬼,是最簡單的辦法。

七絕鬼王雖然是縱橫已久的老鬼,可是實力十不存一,而且有老九這個自戀鬼王提供的信息,以司徒哲的能力,收拾它簡直不要太輕鬆。

司徒哲笑了笑,道:“人生總要有點意外。”

萬天樓眯了眯眼睛,道:“那麼看來,我師弟也該到了。”

“剛巧趕上。”

秦寧的聲音正響起。

萬天樓看去。

正瞧見秦寧和姜柔,帶着白景陽以及金甲殭屍趕來。

“還是我技高一籌。”秦寧上來就先一波言語上的便宜,道:“師兄,認栽吧。”

萬天樓不慌不忙,反倒是笑了笑,道:“我還以爲古斷能拖上一段時間,沒想到,七幻神鏡名不虛傳啊。”

秦寧聳了聳肩。

萬天樓環顧了一圈衆人,沉默了片刻後,沉聲道:“走的痛苦嗎?”

“挺好的。”秦寧道:“沒哭沒鬧,也沒看小黃書,走的很安詳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萬天樓微微鬆了口氣。

而後揮舞着手中短刀,道:“那就別在廢話了,一起上吧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秦寧也是臉色嚴肅下來。

萬天樓。

幾十年前就被老瞎子當親傳培養。

這貨的天賦自然是頂尖的,放眼上下玄門幾千年傳承,他也能排的上號,就連司徒哲也是十分謹慎。

秦寧對白景陽示意了一下。

先讓金甲殭屍上去刺探一下。

白景陽也乾脆,一掌拍在這金甲殭屍背後,金甲殭屍當下就是怒吼了一聲,身上黑氣騰騰,隨後風一般的衝向了萬天樓。

萬天樓臉色平靜。

面對襲來的金甲殭屍,根本就不懼,隻身形稍稍後撤一步,隨後一刀斬出。

金甲殭屍的腦袋當下就是騰空而起。

“臥槽,牛b也不能這麼牛b吧!唬誰呢?”白景陽差點跳起來。

秦寧和司徒哲臉色頗有些沉默。

金甲殭屍的強悍,兩人是知道的。

幾百年難處一個,一出便是天下大亂,可以說是刀槍不入,水火不侵,要想除掉不付出慘重代價幾乎不可能。

可是現在。

被秒殺了。

而且還是輕而易舉的秒殺。

他們兩人誰也不認爲能做到這一點。

也別怪白景陽激動,白骨山爲了對付殭屍,這麼多年來,可以說是一次比一次悲慘。

“哥哥!”

姜柔這會兒也不敢有任何大意,語氣還有幾分的顫抖,道:“他的刀,能破了我的防禦。”

“儘量不要和他有正面交鋒。”秦寧沉聲道:“我和司徒哲主攻,你和白景陽還有方萊做好輔助,小七,你照顧好自己。”

“我能幫忙的。”

小七不甘就這麼看着。

只是輕輕吹了個口哨,銀蛇不知道從哪裏竄了出來,正落在了她的手腕處。

秦寧搖了搖頭。

天相門剋制蠱術一脈,小七根本就不可能發揮什麼作用,他看向司徒哲,後者也正看過來,眼神接觸的瞬間,二人同時動了。

一左一右。

司徒哲已成鬼身,沒有持之前的兵器,而是一柄漆黑的長槍,泛着黑氣,而秦寧則是拿出天子劍。

面對二人的夾擊。

萬天樓輕笑了一聲,腳尖只輕輕一點,整個人騰空而起,但同時又有數道鋒利刀氣襲來,秦哲迅速揮劍化解,司徒哲更是乾脆,化爲一陣黑煙,任憑那刀氣穿過,而後在復人形,向着萬天樓落地點一槍刺去,而秦寧也是順勢而上。

方萊也不會閒着。

先瞅着秦寧和司徒哲抓住機會,雙手接連結印。

一條條藤蔓不斷從地上冒出,緊緊纏住萬天樓的雙腿,萬天樓掙扎一陣,卻是根本掙脫不開。

這就是方萊的幻術。

甚至已經達到了真實的地步。

而秦寧和司徒哲也是不放過這次機會,兩把武器幾乎同時送上。

但是當接觸到萬天樓的身體時,卻是發現,此時被纏住的萬天樓,根本就是假象,被武器穿過便是直接化爲了一層光影。

“嗯?”

方萊臉色驚變。

幻術?

這怎麼可能?

“我說了,你還差幾年。”

萬天樓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。

方萊剛要轉身。

“別動!”

司徒哲沉喝了一聲。

但是還是晚了。

方萊轉過身的一刻,整個世界忽然大變樣,變得如森羅地獄一般。

明明知道是假象。

但是方萊卻是駭然發現。

自己壓根就分不清虛實。

換而言之。

他找不到任何的破綻!

“七幻神鏡!”秦寧臉色凝重萬分。

萬天樓淡淡的說道:“秦寧,你的確很天才,能夠完善七幻神鏡,但是我也不是太差,做一下改動還是可以的。”